中国好乡医:江西村医罗伟晖

 

叫罗伟晖,19772月出生于江西省宁都县固村镇中旻村山区的贫困家庭。当时我伯父是一名赤脚医生,懂事时经常会到他卫生室玩,看打针,抓中药很感兴趣,看看伯父的医书。从此就与医生这个职业结下了缘。92年初中毕业后,就报名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53610部队卫校的三年制对外招生班学习。95年毕业后在家乡干起了乡村医生。于96年响应国家号召应征入伍,99年退伍后又回到了村卫生所继续我治病救人的使命。
困难之时也曾徘徊过。那时很多同学都下海经商成了老板,而我们这些坚守一线的还是穷村医,我也曾想过改行。那是2006年,因为种种原因,还是离开了我的工作岗位两年。两年之中,村民看病相当麻烦,大病小病都要到十几公里外的卫生院,公共卫生和预防保健等工作都成了空白,村民见面就说“你回家干吧,你是我们的健康守护神”。每当听到这句话,离开了卫生室我就没啥特长了,本着救死扶伤是一名医生的职责所在这种思想,在行医期间有辛苦也有快乐2008年春,我就返回家乡重建我的卫生室。一直至今。
2014年秋末,有位肝癌患者让我至今难忘,觉得自己无能无助。那是一位47岁的中年男患者,确诊后在省城医院化疗了两次,回家后身体非常虚弱,带回两瓶白蛋白,叫我去帮他隔天一次点滴,第一天点滴还好好的,第三天上午9点诊所还有病号没处理完,他女儿就打来了电话说:他爸爸吐血了,你快来看看.我处理好患者.我就背着出诊箱去了,看到患者时,呕了好多暗红色块状血,精神比前天差多了,我就给他滴了能量和止血药,交待了他女儿看住和拔针。下午又打来电话说有吐血了,量更多了,人更没精神了。叫我赶紧过去看看,我立即骑车赶了去,我赶到时人已经不行了,呼吸停了,心音听不到 ,颈动脉搏动消失。我立即行胸外按压,20分钟后还是听不到心音和摸不到颈动脉搏动。那时的我真的好无助,眼看着一条生命消失,上午还和我聊过天,傍晚人就走了。心里很是愧疚,久久不能平静,虽然我们医生遇到过很多这样的场面,可患者还年轻,也太快了,从确诊到离开才20来天。生命的脆弱,癌魔的无情。
今年初夏,有位70多岁的女性带状疱疹患者,发病初去了我们当地民间的郎中那里做了火灸(我们土话叫“表火”)无效,第五天来了我卫生所,晚上疼痛得不能入睡,痛苦表情,右肋部满布一族族水泡。要求挂瓶,不接受针灸治疗,说怕针,经过沟通解释,同意针灸拔罐治疗,给予水泡挑破拔罐,局部围刺、艾灸和中药外敷,很快疼痛就缓解了,当晚也睡了一晚。经过5天的治疗痊愈了。医,累也快乐
村医除了诊治农村多发病、常见病,还还积极配合乡镇医院,做好预防保健工作,积极应对各类突发事件,精准扶贫,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等公共卫生任务。
如今随着科学发展,医学的进步我们以前学的东西,在我们临床诊疗中是远远不够的。而今医患关系的日益紧张和医疗风险的增加,村医工作更加艰难。是善医行,是梅姐帮我们村医找出路,举办了“善医行免费公益培训”,我非常荣幸参加了九月份的“江西培训班”和十一月份的“郑州中医适宜技术培训班”的学习,让我懂得了激素和抗生素的合理应用,学到了最新的临床急救知识,学到了全息易像针灸。为了学习更多的绿色疗法技术,报名参加了201611月份的善医行中医适宜技术跟师班更加深入的学习,学会了天一针,胸七针,腰五针,怪三针等还学到了艾灸疗法,火针疗法,督脉铺灸,中医基础,留置针疗法等等。让我们在今后的诊疗中如何减少和规避风险。多开展中医绿色疗法。更好为村民的健康服务
百名村民推送他们的好村医罗伟晖参选2017年“中国好村医”评选(村民签名及部分照片展示)

    我叫--张芳—来自河南省长垣的一名村医。
    我叫罗伟晖,于1977年2月出生于江西省宁都
    10月16日,牡丹区乡村医生技能培训开幕式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