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费用户破5000万了,Disney+也要赚钱了?

 上线5个月,付费订阅用户数破5000万,这是迪士尼旗下流媒体平台Disney+最新交出的成绩单。

迪士尼于美东时间4月8日对外公布了这一消息,此时距离Disney+在2019年11月12日正式上线,还差4天满5个月整。今年2月初,时任迪士尼CEO的Bob Iger才在电话会上更新了Disney+的订阅用户数2860万,刚过2个月,这个数字就翻了将近一番。

乍看上去,这一成绩足以用“耀眼”来形容——要知道,Netflix的订阅用户数从0到1.67亿,用了13年,Disney+才出生5个月,就达到了Netflix水平的三分之一。

这样的增长势头可能就连迪士尼自己都没有料到。在Disney+上线前,迪士尼高管对它的期望是“全球订阅用户数能够在2024年达到6000万-9000万”。2024年,也是高官们认为Disney+能实现盈利的时候。

现在付费订阅用户数已经有5000万了,那是不是意味着,Disney+也很快就要赚到钱了?

在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有必要先来拆解一下这5000万到底是怎么来的

有人可能会立马联想到疫情——当然,疫情蔓延到全球,人们被迫隔离在家,流媒体成了最好的娱乐和解压方式,而Disney+自带的合家欢属性(上线之初它的定位就是“面向家庭的娱乐”,不包含任何限制级影视内容),能成为很多人(尤其是有娃家庭)的首选也不足为奇。

而且Disney+目前上线的国家和地区里,北美(美国、加拿大)、西欧(荷兰、英国、法国、德国、意大利、西班牙、奥地利、瑞士)、印度等,都是此次疫情的重灾区。

究竟有多少人因为疫情选择注册成为Disney+订阅用户,尚且没有一个准确的估计。不过考虑到国外疫情在3月初爆发,而Disney+在2月初的订阅用户数为2860万,相当于在疫情期间增加了2140万新订户,这中间几个欧洲国家和印度又都是在3月底4月初才正式上线Disney+,当中的增量你也可以自行揣摩。

如果说疫情期间注册Disney+的行为是出于人们的主动诉求,5000万的订阅用户里也的确有相当一部分订户属于被动捆绑

其中非常明显的就是来自印度多达800万的订阅用户。迪士尼在官宣中也明确提到了新增订户中有800万是来自印度,实际上,Disney+今年3月29日才正式正式在印度推出,能够在如此之短的时间内取得如此规模的增长,靠的其实是迪士尼在印度的“秘密武器”Hotstar。

Hotstar早先是印度本土的流媒体平台(2015年2月上线),其最大的母公司是二十一世纪福克斯,随着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的娱乐资产在2019年被迪士尼收购,Hotstar也成为迪士尼旗下资产。交易完成后,迪士尼在今年2月宣布将在印度整合Hotstar和Disney+。

图片来源见水印正如券商Bernstein的分析师Todd Juenger在一封给客户的短信中所写的那样,

“Disney+在印度上线后,我们的理解是所有Hotstar的订阅用户都自动转化成了Disney+的订阅用户……而且考虑到迪士尼在通稿中明确提到了是5000万的 ‘付费’订阅用户,我们认为只有Hotstar的付费订阅用户被包含在这个数字里,也就是800万。”

Disney+也不是第一次祭出这样的销售策略。比如迪士尼在2月公布的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中明确写道,付费订阅用户中有大约20%是来自与美国移动网络运营商Verizon的合作,大概在530万左右(当时财报中的付费订阅用户数还写着2650万,2860万是CEO Bob Iger随后在电话会上更新的数字)。

Disney+和Verizon又是怎么合作的?用户只要订阅Verizon推出的几种Unlimited服务之一,或是家庭网络计划,就可以免费兑换一年期的Disney+服务——非常吸引人的套餐,网上甚至还出现了许多类似“如何通过购买Verizon服务获得Disney+一年免费使用”的教程。

单看从Hotstar和Verizon转化来的订阅用户,加起来就有1330万,已经占了总数的近三成。

现在可以开始回答前面提到的“Disney+是不是很快就能赚钱”的问题了。其实从其订阅用户的来源可以看出,不管是受疫情影响而来的订户,还是通过捆绑销售转化来的订户,他们的共同特点都是具有不稳定性——疫情终有一天会平息,到时候能留下来多少用户还是个未知数;因捆绑销售被动入坑的用户,是否会打开使用首先就是个问题。

而且像印度这样的市场,看上去前景无限,想要取得突破实则非常之难(已经被很多西方公司验证过了)。Disney+只是通过Hotstar走了一条800万人的捷径,但能否把这些人留住还不好说,想继续从他们兜里掏钱更不容易——本来就已经难了,根据今年3月的最新数据,Hotstar的月活高达3亿,可是付费的只有800万。

当前阶段订户的不稳定性决定了Disney+订阅收入的不稳定,何况对于当前阶段的Disney+来说,内容建设依然任重道远,金融服务公司Cowen的媒体分析师Doug Creutz在接受外媒Variety的采访时分析,迪士尼势必会把Disney+的订阅收入重新投资内容制作和市场营销,这笔钱可能还远远不够

有人会问,迪士尼旗下的影视作品有那么多,直接上传不就行了?我只能说too young。

迪士尼原有的内容储备加上近些年不停的买买买的确让它积累了一个体量相当之大的资源库,但现实是,因为一些诸如版权合作、内容匹配等的原因,并不是所有这些电影剧集现在都能在Disney+上架,譬如迪士尼去年收购的二十一世纪福克斯的绝大部分影视内容,目前都还不能在Disney+看到(除了二十一世纪福克斯旗下的国家地理频道)。

此外,由于院线和流媒体当前是两个体系,很多院线上映的电影需要好几个月的窗口期才能上线流媒体(这种规则在国外尤其严格),因此流媒体往往需要单独制作自己的专属内容,这部分内容在Disney+同样稀缺

大量用户抱怨Disney+的内容不全,在上面找不到自己想看的电影。网友Satisfo直接质疑Disney+是在吃迪士尼的旧饭,新内容少得可怜,“Apple TV+好歹每个月还会上线至少两部新剧,可DIsney+呢?这5000万用户里到底有多少是真正付费了的?”

用户的另一个常见槽点则是,Disney+经常会出于适应平台合家欢调性的需要,故意“篡改”某部影视作品的内容,使其观感变得一言难尽。比如最近几天就有观众发现,近日上线Disney+的1984版《美人鱼》电影就有明显改动过的痕迹——达丽尔·汉纳饰演的美人鱼被电脑CG接长了头发,以遮盖原本裸露的部位,但问题是特效不太走心,发质太差让人出戏。

1984版《美人鱼》电影在Disney+播出截图一边是还需时间检验的用户忠诚度,一边是尚不完美的内容,都让“盈利”二字显得不那么触手可及,而Disney+需要面对的,还有愈发激烈的竞争环境

据PingWest品玩不完全统计,今年Disney+需要battle的,除了Apple TV+这个几乎是和Disney+同期上线的竞品,以及过去像Netflix这样的老玩家,还有前不久刚刚推出的主打移动端短片内容的Quibi,即将在今年陆续上线的HBO Max和NBC环球集团旗下的Peacock等等。这些流媒体或是有着不俗的背景(不管是内容还是硬件),或是有着创新的服务模式,每一个都有可能瓜分Disney+已经建立的版图。

就像金融服务公司Guggenheim Partners的分析师Michael Morris总结的那样,

“现在(流媒体)的问题其实不是你这款产品有没有吸引力,而是一个人一天的时间就那么多,如果他的娱乐需求已经得到了满足,那么他为什么还要再花一份钱在其他娱乐产品上呢?哪怕这产品再好。”

    上午十时,平乡县河古庙镇林儿村党支部带
    近日,秦皇岛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队二大队
    随着全国疫情防控形势持续向好,全国各地